白水绕东城,雪山初露脸,暖风拂面。涓涓流水,舞榭歌台,再遇束河,情不似从前。北面雪山半边脸,雪胜当年,脚下小溪声绵绵,遥记古道当年。从丽江古城往北,沿着中济海东侧的大路,行程约四公里,便见雪山脚下一片密集的村落,这就是被称为清泉之乡的束河古镇,又称龙泉村。这里是纳西先民在丽江坝子中最早的聚居地之一,也是茶马古道上保存完好的重要集镇。

当年徐霞客游芝山解脱林时,曾走过此道,在他的记述中这样写道:“过一枯涧石桥,西瞻中海,柳暗波萦,有大聚落临其上,是为十和院。”

图片 1

十和”即今束河古镇之古称。

走在茶马古道上,耳畔早已没有了马帮的吆喝声,遥远的马铃声,有的只是瑟瑟秋风扫过两旁树林的萧瑟。时过境迁,古道还在那里只是人却走远。坐在一边的凉亭歇脚,选上几首纳西古调,伶人边唱边跳,述说着从前丽江风貌、纳西古闻。束河就像一个神秘的纳西少女,河水,瀑布,泉眼,都是她眸中的水,古道边多年的老树是她乌瀑般的头发,来束河,只为欣赏她的芳香,只为感受她的神秘,她只朝我微笑,不语。只一笑,便使我魂牵梦萦。

都说丽江的时光柔软,丽江的巷子,丽江的酒吧,丽江的水还有丽江的艳遇。不过对于我们这样好容易逃离城市喧闹的人来说,却有点怕怕那熙熙攘攘的人流和夜晚热闹的对歌声,束河古镇的安静平和正好弥补了这种失落。

图片 2

古老的房屋,幽深的小巷,古道上响着铃铛的马,还有背着柴禾的纳西妇女以及无所事事在客栈发呆的外乡人都让人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惊喜。

束河古镇总是安静的,少有喧闹的酒吧,没有拥挤的游人,更没有烦人的拉客商,这里的一切是那么静谧,不由得让人放低说话的声音,生怕扰了这尘世的安宁。依山傍水,民居错落;北瞰玉龙,东南瞻象山、文笔,景色变幻万千。村头有两处泉眼,其中一潭水,称为“九鼎龙潭”,又称“龙泉”。潭边柳树相合,潭下积水空明,日光下撤,影布石上,潭中鱼可百许头,皆若空又无所依。潭中潺潺流出的水,汩汩有声,润泽街头巷尾,清冽甘爽,涌流不绝,使庶民沾恩无限。九鼎龙潭边有一三圣宫,为清代所建,绿树婆娑、花木扶疏、飞阁流丹、登临其上,令人赏心悦目。青龙桥畔,河水纷声,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依山而筑,依水而居,一派“小桥流水”情调。

束河离丽江古城约4公里的路程,同样的四方街,同样的潺潺流水穿镇而过。其实束河和另一个古镇白沙一带是纳西先民最早的聚居点,也曾是木氏土司曾经的居住地。它们和丽江大研古镇一起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图片 3

白天的束河四方街是古镇最热闹的地方,摊粑粑的,炸臭豆腐的,做鸡豆米粉的小摊一个接一个。无法抵御那诱人的香味,买一个粑粑,裹上菜肉馅,边吃边跟店铺台阶上坐着的老人聊天,一不小心,粑粑里流出的油水弄得满手都是。

在古镇的方砖小路上行走似乎觉得时光都变得悠长,在那古老悠远的岁月在那悠长的时光中,也请刻下我浅显的足迹。小街小巷两侧的许多客栈都充满了诗情画意,惹人不忍驻足,多年前,经年后,我与古镇又有着怎样的回忆?越过一座座小桥,踏过水面上一块块方砖,小树边,芳草上,门楼旁,处处留下我的身影。

九鼎龙潭和疏河龙潭源源不断的泉水让两条穿镇而过的河渠清澈无比,太阳照耀下,看得见水草在几米深的河底浮动,光线穿透水面,引起波光荡漾,鱼儿在水中穿来穿去,没有人去打扰它们。村民们依然在河里洗菜淘米,清晨,则来这里汲取每天喝的水。

图片 4

沿街很多房子已经改成酒吧和客栈,不过因为游客不多,还是懒洋洋静悄悄的样子。古镇的居民并没有打乱自己的生活节奏,河边的三眼井边纳西妇女聚在一起洗衣服,小巷里背着柴禾的老人,暖融融的太阳照得人发懒,一个酒吧门口的招牌很诱人:读书、聊天、发呆、做梦

人生若只初相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其实也不尽然,我的老友们多年未见还是交情依旧。非是故人心易变,而是所遇非故人。放下沉重的心情,继续在小巷中闲逛,看到小巷边一木屋二层楼的靠窗边,正坐着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奶奶,身着纳西民族服饰,披星戴月的服饰格外惹眼。彼此微笑点头示意,她的目光是如此的清澈安详,按下快门,给了她一个特写,她成我的风景,成就了一个动人的画面。

沿着青龙桥往西走,是一条铺得相当好的五花石板路,据说这是束河镇一帮长年奔波于茶马古道上的藏客们在20世纪三十年代捐资铺砌的。九鼎河边,百年老宅张锅头旧居现在是一个客栈,院子里闲坐着几个游客,围着一壶玉龙雪山产的白茶消磨时光。锅头就是马帮店的老板,古镇上有规模的老宅不少是马锅头们的旧宅。

图片 5

束河是丽江坝子中保存最完好的古驿站。从九鼎龙潭一直往西蜿蜒进入玉龙山,渡金沙江,翻越雪山,一百多天才能到达西藏,行程近六千里。

太阳渐渐西下,游人越来越少,小镇的宁静气氛也越来越浓厚,夕阳笼罩下的古镇也越发的古朴秀美。突然耳畔传来一阵悠悠的萨克斯,低沉缠绵的曲调格外动人。有水平,顺着声音,我一路寻去,只见一个英俊帅气的青年男子身穿绿色T恤,牛仔裤,正在那深情款款的吹奏着萨克斯,动情投入的样子格外吸引人,仿佛在吹奏着生命之歌。

据说纳西人的传统是男人琴棋书画烟酒茶或者遛狗放鹰,妇女当然是披星戴月地从早忙到晚,所以街上常见老婆婆背着沉重的柴禾或背篓蹒跚而过,老大爷则手上停着鹰溜街闲逛。

图片 6

想象当年在这条道上走过多少浪迹高山深峡的藏客,看看路边的上马石,最好租一匹马在马帮曾经走过的古道上慢慢逛一圈。秋日的太阳即将落下,最后一抹余晖洒在草场上那像图腾一样的晒粮柱上,给人一种苍凉的神秘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