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没有你,我现在应该也不会如此寂寥,但只是如果没有你,那我曾经的快乐也不复存在。

图片 1

很久以前,有一位君王,他的爱妃回家省亲已久,此时正值春日初暖,花开遍野,君王心中挂念爱妃,便提笔写下书信,信中写道,“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这一番体贴入微的温柔心意,让这位君王,流传千古。

与君初相识,似是故人归。

这样的爱情,因为稀缺而几乎成为传奇。一直怀疑,现实中是否真的存在这样温柔心意的男生,一直给你初见时的笑颜,在你忙乱无措的时候,会轻轻对你说:“不要急,慢慢来。”

很久以前,有一位君王,他的爱妃回家省亲已久,此时正值春日初暖,花开遍野,君王心中挂念爱妃,便提笔写下书信,信中写道,“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这一番体贴入微的温柔心意,让这位君王,流传千古。

一如小说《只是如果没有你》里的商影年在加班的深夜,在几乎崩溃的边缘,听到总编辑尹年从容温和地对自己说:“不要急,慢慢来。”那是一份情愫的开始,那是命运之手推你走到这里,遇到那个人……你仿佛听到自己的心在说,我愿停驻在此。

这样的爱情,因为稀缺而几乎成为传奇。一直怀疑,现实中是否真的存在这样温柔心意的男生,一直给你初见时的笑颜,在你忙乱无措的时候,会轻轻对你说:“不要急,慢慢来。”

若是能生活在电影中、在书里有该有多好,换一个镜头就可打上一行字:N年以后。免去多少波折、多少悲欢。而我们所要的,其实就是,不错过,与不辜负。

一如陶立夏小说《如果没有你》里的商影年在加班的深夜,在几乎崩溃的边缘,听到总编辑尹年从容温和地对自己说:“不要急,慢慢来。”那是一份情愫的开始,那是命运之手推你走到这里,遇到那个人……你仿佛听到自己的心在说,我愿停驻在此。

曾经问过自己很多次,是否相信这种命中注定的爱情,每次的答案都是肯定的。《廊桥遗梦》里那种欢爱三天、到死都不再相见的故事我相信,《只是如果没有你》这样低调深情的干净爱情我也相信。而我最喜欢的画面是,两个人在家里吃饭,随意地聊天,听着音乐,时光倏忽之间不知流到哪里去了。

若是能生活在电影中、在书里有该有多好,换一个镜头就可打上一行字:N年以后。免去多少波折、多少悲欢。而我们所要的,其实就是,不错过,与不辜负。

“你听,这PERLMAN演奏的BRAHMS VIOLIN
SONATA像不像是患了明媚症,蜂蜜一样又甜又润。”

曾经问过自己很多次,是否相信这种命中注定的爱情,每次的答案都是肯定的。《廊桥遗梦》里那种欢爱三天、到死都不再相见的故事我相信,《如果没有你》这样低调深情的干净爱情我也相信。而我最喜欢的画面是,两个人在家里吃饭,随意地聊天,听着音乐,时光倏忽之间不知流到哪里去了。

尤其特别的是整个爱情故事取材于传媒业,影年是弃家出走的富贵千金,跑到报社的新闻版当记者。她没半点高傲,但举手投足间都飘着淡淡雅致。工作需要时翻箱倒柜就能找出一条ARMANI
POWER SUIT黑色手工小西装,再破落也有一双张曼玉最中意的MANOLO
BLAHNIK丝缎凉鞋压箱底。只是她平日里尽穿廉价白衬衣,只为了跑采访方便。吃清炒莜麦菜和刀削面也照样兴高采烈。

“你听,这PERLMAN演奏的BRAHMS

大她许多岁的尹年则是报社位高权重的老总。他在离影年一步远的地方,默默地看着她,默默地保护她,默默地帮助她……连改错字这样的细节也被处理得唯美至极。“商影年想起的,却是版房里尹年修改过的版样,他曾一笔一画,改正她犯下的每一个细小错误,标点与措辞,启承与转折。从此以后,他将总是在那里,她的字里行间。”

VIOLIN SONATA像不像是患了明媚症,蜂蜜一样又甜又润。”

这个浪漫唯美的爱情故事在作者陶立夏的心里存了十年。真的,仿佛就是倏忽之间,十年过去了。在“清楚看见青春年少时才有的稚嫩”的同时,也看见了“因为专注才有的真挚”,因为“世事经历不多,所以无知无畏地写下那些少年人才有的旁若无人的哀愁”。

《如果没有你》尤其特别的是整个爱情故事取材于传媒业,影年是弃家出走的富贵千金,跑到报社的新闻版当记者。她没半点高傲,但举手投足间都飘着淡淡雅致。工作需要时翻箱倒柜就能找出一条ARMANI
POWER SUIT黑色手工小西装,再破落也有一双张曼玉最中意的MANOLO
BLAHNIK丝缎凉鞋压箱底。只是她平日里尽穿廉价白衬衣,只为了跑采访方便。吃清炒莜麦菜和刀削面也照样兴高采烈。

正如初恋一样,作者一生中的第一部爱情小说不会是那么圆满,或者说,那么圆熟,但那份寄予于小说中的深情和期待却是此生不会再有。

大她许多岁的尹年则是报社位高权重的老总。他在离影年一步远的地方,默默地看着她,默默地保护她,默默地帮助她……连改错字这样的细节也被处理得唯美至极。“商影年想起的,却是版房里尹年修改过的版样,他曾一笔一画,改正她犯下的每一个细小错误,标点与措辞,启承与转折。从此以后,他将总是在那里,她的字里行间。”

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觉得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东西都与他有关,每一片发光的叶子上都写着他的名字。如果没有这个人,这世上的一切,都觉得索然无味,自己的人生也再无圆满可言。

这个浪漫唯美的爱情故事在作者陶立夏的心里存了十年。真的,仿佛就是倏忽之间,十年过去了。在“清楚看见青春年少时才有的稚嫩”的同时,也看见了“因为专注才有的真挚”,因为“世事经历不多,所以无知无畏地写下那些少年人才有的旁若无人的哀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