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家

Posted on

聚在弟弟家吃过晚饭后,我们一行人踏着暮色驶上了回家的路。

2017过年回家,刚刚到县城,打电话给爸,爸爸还未起床。简短的说了一下,就去新房看看,刚刚到放好走了一圈,感觉爸妈很幸苦,他们付出的一切都是未来让我尽快成家,似乎今年年近我才慢慢的懂得何为担当,何为成家,何为往事不可追,何为常回家看看。都说父母在不远游,可我却游完不了的狼心。吃完饭,回老家,村里的叔叔婶婶都问我什么结婚,当时就找不到话回答。晚上和以前的兄弟聊天,越来聊了一圈只有自己一个人了,心里都为哥们他们高兴,越来整个世界只有自己一个人了,不将就的心是那么难。

最后一抹红霞慢慢淡去直至消失,夜慢慢暗了下来,关了空调开了车窗,因了一百多的时速,本是徐徐的晚风,可那风声从车窗和天窗灌进来却变得跟乱吼的北风一般样只敲耳膜,风里没有寒气只是有点凉兹兹的,这刺耳的风吼声和凉兹兹的感觉让我有种自虐的舒服感。

音响里反复的放着几首经典老歌,此刻费翔正深情的唱着“归来吧归来哟/浪迹天涯的游子/归来吧归来哟/别再四处飘泊/我已是满怀疲惫/眼里是酸楚的泪/那故乡的风和故乡的云……”不知为什么,许许多多莫名的情绪就这样不由分说的盘缠上心头来。想想离世不久的母亲,想想孤独守候在我们极少回去的家的老父亲,眼泪很不争气的就涨上了眼眶,用手背抹了抹,握紧了方向盘,踩了踩油门,不管是否已超速,只觉得非这样心口那团狂燥的郁闷才可以得以宣泄掉。

驶出了城区已经很远了,车外青山和田野隐隐约约的静卧在夜色里,夜慢慢深了,深了,弯弯的月牙儿和满天的星星高挂在干净的天空上,抬头看看天窗上的星星,再低头看看高速路上那一直绵延不断在车灯的照射下像星星一样闪耀的反光漆
,加上飞快的车速,突然有种在浩瀚宇宙穿行的感觉,有种找不着方向只管一路向前的感觉。

回到老家已经十一点多了,一向习惯九点多就睡觉的爸爸和叔叔婶婶居然还没睡,开着亮亮的灯光守着电视等着我们归来,心里莫名的被感动。

把我简单的行李拎进房间,再和叔叔婶婶一起帮堂弟把他带回来的电脑、还有五、六把小椅子和一些吃的用的搬到叔叔家放好,在叔叔那吃过早就做好等我们回来吃的宵夜,已经很晚了,可爸爸还没睡坐着客厅里等着我们。

望着爸爸,我一下子突然不知该说什么好。

弟弟望着光着膀子只穿了条沙滩裤的老爸突然问:“爸,你的两个肩膀怎么都磨破皮了?”

爸笑笑摸了摸自己的肩膀说:“前些日子,承包我们村的山岭种树的人见树长大了就大批伐了去卖,我去捡些他们不要的树枝树丫回来当柴火,挑重了被扁担磨破了点皮,现在好了,没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