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图片 1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记得小时候,我是非常渴望过年。

——题记

也记得奶奶时常在我的耳边念叨,“小孩盼过年,大人盼插田。爷爷盼盖屋,奶奶盼享福”,年,始终如同宗教般神圣的蕴藏在我的记忆里。因为只有到了有“年”的时月里,无论是离家多远的游子都要回家,无论是在外做多大的买卖都要还乡。

关于母亲,总想为她写点文字,可每次提起笔,总是不知道如何下笔。

小的时候,但凡到了腊八时候母亲就开始忙前忙后半年,因为那时候物资紧缺,一桌子年夜饭常常是对一家主妇最后的年终大考,我的母亲自然不曾忽视。总记得她在家里包揽了办年的全部要务,除扬尘、腌鱼肉、汆圆子、炸猪油、做糍粑,每一道工序的完成都仿佛离年更近了一步。

儿时,母亲在城里工作,而我跟随爷爷、奶奶在乡下生活,很少见到母亲,所以母亲在记忆里只是一道模糊的想象。每逢过年的时候,母亲总会准时的回来,不论风雪,不论暴雨,母亲总是披星戴月的赶回老家,与我们一起过年。

随着年的脚步越来越近,各家各户在外务工的男人们带着一年辛勤的劳作与归家的喜悦,不管有钱没钱都要回家过年。每次在村口看到别人家的爸爸都提着大包小包回来时,我也跑回家拉着母亲的围裙问,

那时候,
最期盼的便是过年。因为,母亲每次回来,不论早晚,不论阴晴,都会给我带来喜欢的书籍,给我带回帅气的衣服。在那个青葱年少的时代,母亲的回家,总能带给我欣喜,带给我快乐与期待。爷爷、奶奶也是和我一样期待母亲回家,刚到阴历的十二月份的时候,便开始了日复一日的数日子,等候母亲回来,也每每是那个时候,爷爷、奶奶的脸上挂满笑容,张罗着母亲爱吃的食物,准备着过年的货物。

别人家的爸爸都回来了,我爸怎么还不回。

那时,母亲还很年轻,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一身清瘦苗条的装扮,就像巴黎圣母院里的慈母,美丽而动人,慈爱而平易近人。即使一年之内仅与我们团聚一次,也让我倍感温馨,记得当我拿着成绩单和一张张奖状递给母亲时,她总是笑的很灿烂,并且鼓励、教导我,让我更加努力,争取取得最好的成绩。

现在每次和家人通电话,母亲总是说,别人家的孩子都回来了,我们家的孩子怎么还不回。我分明听到自己心里说的话,

每次过完年,母亲便会坐上新年的第一趟班车赶回城里,继续忙碌。奶奶都会牵着我,站在母亲离去的站台,久久不忍离开。奶奶常常念叨,说母亲自己省衣缩食,每次过年回来却买回那么多礼物,让她多注意身体,不要挂念我们,可母亲总是笑着摇头,说她一切都好,只要看到我和爷爷、奶奶能够平平安安的,便是安好。

我怎么不想回,我时时刻刻都想回家过年。

母亲说,我是她的希望。很多她没实现的理想,很多她曾经未能完成的梦想,希望我可以实现,那时候,我虽是懵懵懂懂的听着,一脸朦胧的看着她痴醉的沉思,但心中还是暖暖的,默默告诉自己,我是母亲的希望,不可以让她失望。

图片 2

母亲,爱读书。每次回家过年,短短的几天时间,她却经常书不离手,她说书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不仅能是人们的精神食粮,更是自己的良师益友,很多想不通的事情、参不透的世情,读书,总能找到一些解决的办法。或许,也就是从那时起,自己就被母亲熏陶,酷爱读书,童年的时光,记忆里总有着各种各样的故事,各种各样的书籍伴随我左右,也就从那时起,就与文字结缘,与书籍结缘。

记得有一年,央视频道放过一条公益广告,是讲述一群在外务工的农民工兄弟骑摩托车返乡过年的故事,那时候母亲和我讲,你小的时候我和你爸就是这样回家的,骑着摩托车一路上既高兴又害怕。高兴是可以回家看你们了,害怕是冬天路上结冰不好走怕摔着,就这样一路忐忑地跨越了几百里回家过年。

童年总在不经意间便已走远,青春的时光接踵而至。那时候的母亲,似乎更加辛苦,听奶奶讲,母亲经常早起晚睡,忙工作、忙生意,一个人操着一家人的心,奶奶常说苦了母亲,而母亲每次打来电话,都是笑语盈盈地跟我们聊天,总免不了关心我的学习,关注我的生活。

这世上哪有不归根的树叶,哪有不想家的游子。

那时候,母亲每次过年也回来,只是她的脸庞、手指,我都清清楚楚地看到了皱纹、看到了茧子,虽然她依旧是那么爽朗,那么乐观地跟我聊天,给我讲述城里的各种趣事,给我讲述各种生活的智慧,我,总是静静地听着,细细地想着。

交通的便捷和经济的发展早已打破了人们安土重迁的留守观念,随着改革开发的浪潮辐射到全国各地的乡村了,更多的人选择去北上广深的繁华地寻一个美好前程,村子也就变得更加空荡荡了。也只有年关将近的时候,返乡的孩子们远道回来也就成了家中老人最愿意看到的画面。

母亲,一直都很关心我的学习,尤其是初中、高中那几年。至今犹忆,那时候母亲的电话打得很勤,有时候很晚的时间还打来电话,问长问短地关心着我的一切,奶奶总会乐呵呵地告诉她,我很听话,学习也很棒,让她放心,母亲才依依不舍地挂了电话。记得,那时候是冬天,北方的天气,冬季总是格外寒冷,有时学习到很晚,睡不着的时候,总是喜欢望着窗外的月光,傻傻地发呆,想象很多关于母亲、关于城市生活的故事。

当然,也有很多人选择不回家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