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河里诞生在河里安葬水声响在明天早上浪花开出了黑芒商队在着歇脚商人取出葫芦塞进宏愿“河啊河,我回来就成亲”散开约束头发的带雨水开始打闹河提崩塌前天空很蓝农田里的庄稼长成水草牵过的手留在了身后漫漫长路遇见的树木便宜了路人泣不成声的她在夜里丰收

   
 对于一个从小生活在河边的人来说,对河必然有着深刻的回忆。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这并不算河,应该是条溪,大溪。叫顺口了河也就不想改了。我们这一代还算是幸运的,小时候河成了玩耍的场地之一。抓鱼,翻小石头捉螃蟹,过草丛捡鸭蛋,看鸬鹚吃鱼吐鱼……凡是能和河扯上联系的活动,基本看过,干过。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正如其他河一样,淹死人是河必然会干的坏事,或许,它是想找个伴吧。在我的记忆中,有不小心溺水身亡的,有疾病缠身跳河自杀的。印象最深的是小时候一个玩的挺好的玩伴不小心溺水身亡了,尸体当时还是我哥从河里捞上来的。我亲眼看到了我哥拖着尸体从河里上来,在一番急救措施后,她并没有醒过来。有些人的死远隔天涯,陌生的只有耳际一闻。有些人的死近在咫尺,痛心到感同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