锄头靠墙休息夕阳也消失在了天际累了一天的人钻进被窝里一片雾盖住了眼睛跌跌撞撞着前进脚被什么粘住了?越陷越深膝盖,脖颈,直至了无音讯醒来看见树林和“吱吱”叫的门推开门有一种声音响在窗沿屋后四处走走看看清秀山水怡人绕到屋后他哭了他眼睛流的是血他走了屋子一直跟在后面
炕下的火被汗水淋熄起身拍拍前胸:幸好是梦穿上妻子衲的鞋找水吃月亮在湖里,在井里,在碗里仰头喝下清凉冻了全身在看一眼月亮“怎么西边土坡会有黑影”近了,近了,快看到了,快看到了看到了原来梦不是梦丢了不合脚的鞋吧走吧在看一眼月亮原来它真的在湖里,在井里,在碗里叫醒睡着的锄头葬在湖里,井里,碗里

澳门太阳娱乐手机登录 1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01

夏天,午后,平房里闷热得人待不住。即使农活劳累,大人也在房里睡不着,热!

小村里的人,都爱扎堆在平娃门前的柳树下闲聊。好像,扯三扯四一会儿,就能把没睡的觉扯足,就能把大热天扯凉快!

二丫也爱跟着大家凑热闹,听新鲜。可是,二丫怕蛇。

二丫耳朵听着天南海北的闲扯,眼睛可不闲着。她一会儿紧盯着石头堆前的杂草,隐约觉得有绿色的曲线在蠕动。一会儿又看着柳树摇摆着的枝条,觉得绿色的曲线越来越多。

结果,听了些啥,她全没有记住!

其实,在人堆里,她也没有看见,自己害怕的蛇。

就是嘛,蛇,怎会在人堆中出现?

02

可是,二丫知道,蛇,每天都在。只是,在她一个人的时候,她才能看见!

一次,她走过平娃房子背后老林的房子,一抬头,吓得把手里的碗扔掉了。

老林的房子,也是平房。就在用方石块和着泥土垒起来的山墙上,一条蛇,静静地贴附在上面。高高的,静静的,像一团菜绿色的麻绳,不知被谁贴在了老林房子的山墙上。

二丫拔腿就跑,进了家门,却什么也没说。一条蛇,算不得什么,何必大惊小怪!

只是,没了盛饭的碗,到让妈妈骂了好几句!

二丫不作声,妈妈也就不骂了。

03

妈妈让二丫去屋后的鸡窝里取鸡蛋,二丫磨蹭着不想去。

她不说,她怕!

妈妈又骂了,二丫不得不一步步往屋后挪。眼睛把地面仔细扫了一遍,草丛里,石缝边,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群小蚂蚁,在欢快地忙来忙去。

二丫笑了,快步走到鸡窝边,欢快地弯腰,去拉木栅栏做的柴门。

忽然,二丫撒腿就跑,跑得远远的,连家都没有回。妈妈的骂声,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二丫忘不了,刚才的蛇!

好长好粗的蛇啊,像一盘绿色的鞭炮,却不会噼噼啪啪地响起来。

蛇伸长了脖子,好像在想事情。可是,脖子处分明鼓起了很多,很滑稽,很不协调,不匀称。

二丫知道,鸡蛋,被蛇取走了。

鸡们,却静悄悄地,钻在窝里不吭气,看着!

04

二丫没有地方去,就逛到村头的石桥边,坐在桥边石块上发呆。

天这么热,桥下的河里却没有水。水,很多年前就没有了。

河道里一簇一簇,长着草。二丫紧紧盯着草丛,好久,没有蛇!

吁一口气,二丫坐在石块上想着心事,眼睛瞟向对岸!

二丫跳起来。

对岸!有蛇!

而且,不是一条!

两条绿色的大蛇,像两条菜绿色的软水管,互相缠绕着,身子挤成一团,静静地,静静地。太阳下,还发出绿幽幽的光。

二丫又跑,跑回了家。妈妈没有少骂!

05

夜里,二丫做梦。

梦里全是蛇,比白天见到的多很多。蛇们,从四面八方向二丫游过来,抬着头,吐着信子,发出嘶嘶的声音。

二丫跑着,想找地方躲起来。可是,身后是蛇。抬头,树上也挂着蛇。脚下,更是密密麻麻,没有地方下脚。

二丫累得没有力气跑了,脚步越来越慢,越来越沉。耳边,全是嘶嘶声,还有一股凉气越来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