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森路灯,无心幽灵,伴着夜色,默默前行,月光?拉长背影。披着星光,独自彷徨。夜月,谁的伤?夜莺站在街旁,那歌声为谁唱?

  人睡到不知道时候的时候,就会有影来告别,说出那些话—

黑夜中走来。黎明前离开。

有我所不乐意的在天里,我不愿去;

他曾一人躲在角落,对着黑夜诉说,他曾一人疯狂,向黑夜呐喊绝望。

有我所不乐意的在地狱里,我不愿去;

他从黑夜而来,他从破晓前离开。白天带着不同的面具,取悦不同的人直到失去那个带有良知的灵魂。或许这是
流浪者的悲哀。

有我所不乐意的在你们将来的黄金里,我不愿去。

黑夜?
永恒?独自前行。茫然回首。所望住处唯有无尽的黑暗心中朦胧,我渴望!一盏明灯,为我照亮!哪怕仅仅只是星星之火,却也聊胜于无。至少,它可以让我在那无尽黑暗之中隐约看到前进的方向。不愿彷徨
不愿流浪,然?何处才是我的港?何人才能抚平我的伤?

然而,你就我所不乐意的。

——浅傲宸

朋友,我不想跟随你了,我不愿住。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我不愿意!

呜呼呜呼,我不愿意,我不如彷徨于无地。

我不过一个影,要别你而沉没在黑暗里了。

然而黑暗又会吞并我,然而光明又会使我消失。

然而我不愿彷徨于明暗之间,我不如又会使我消失。

然而我终于彷徨明暗之间,我不如在黑暗里沉没。

然而我不愿彷徨无明暗之间,我不知道是黄昏还是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