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

Posted on

春姑娘的脚步终于停在这一片土地,细雨化来清风拂过我的白衣,那烟雨蒙蒙的杨柳堤,激起了层层涟漪,跃来对对欢悦的红鲤。

图片 1

就连屋檐上也恢复了生机,归来了曾经的燕子,它们感叹新事物的惊奇,也向主人诉说着它们的欢喜,以及对春的赞溢。

图片转自于网络

人们只赞美春时燕子的归至,却忘了它们艰难的远离。天高路遥,却没有丰满的羽翼,也没有鸿鸟的惊啼,它们只是微小得不足提及。

天一生水,春始属木。只是雨水无情,是这个节气里的常态。谚语里说:“雨水有雨百日阴。”大概雨水无雨,才是人们所希望的啊,不愿一直阴沉到谷雨。

但它们同样知道人们的情意,懂得别苦心寄,即使漂泊他乡,也携着片片相思,等待快乐的寻觅,和幸福的奇迹。

晨起,在院里浇菜。倏忽间,听见春的声音,叽叽喳喳,两三只,三五只,它们如赶赴市集者似的奔聚而来,在旷亮无比的空中斜飞,时而落在后院的残垣上,时而又栖息于纤细的电线杆,却没有半瞬停留在屋檐的巢里。人们常说,“燕子归来寻旧垒。”
可为何这些年时燕子,偏不认得自己的老巢了呢?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图片 2

图片转自于网络

小的时候,我犹爱燕子,总觉得燕子是这个世间最有灵性的鸟类,它们懂气候,记得回乡,这是多么的真性情啊。

本应燕子由南飞来,是当立春过后,阳和启蛰品物皆春时。然而今年节气来得早,雨水追着燕归来。

燕子有乌黑的羽毛,光滑漂亮,还有双剪似的尾巴,看着多么积极伶俐,多么轻快英俊啊,为满园春光平添了许多生趣。

燕子喜欢筑巢在人家的屋檐,或于厅梁处,或于灯泡周围,凡是能够托住物体的地方,皆可成为它们筑巢的佳选。

我家梁檐上有一山水田园图的匾额,匾的右上方是燕子最好的安巢之所。似乎打我记事起,就有了这个燕巢,而且一年较之一年会大些许。每年春间,燕儿们都会在巢前空旷的天井上空飞旋,那个欢闹啊,像是世间再无这般喜庆了。我家燕巢里,起初一只燕,后来两只,再后来,它们变成了一家,窝巢越来越大,燕声也越来越喧闹,好一派春意盎然。

鸟类通人性,燕子尤其灵敏。燕子爱干净,从不允许排泄的粪便弄脏了自己的窝,而是高高地站在巢边,任由粪便落到地面,溅得一地白色。通常,我们会空出那一块地方,走路也会绕过去,一来因为脏,二来也免得让燕屎落在头上。